• banner1
  • banner2
  • banner3
当前位置:官网首页 > 行业新闻 >

  1月21日消息,电竞产业经过近年来的发展,已经成为了一项新兴产业,受到了游戏公司乃至各地方政府的关注。从相关报告可以发现,电竞产业的发展空间不容小觑,不仅自身具有极高的经济效益,还带动其他相关行业的发展。而在各地的积极布局争抢下,谁又是电竞城市中的“王者”呢?

  记者 曾璇

  1月13日,在1.5万现场观众和数千万在线观众的山呼海啸中,经过4个半小时势均力敌的艰苦角逐,HERO队在上海东方体育中心拿下2018年王者荣耀冬季冠军杯总决赛的冠军,独得25万美金。

  这是2019年开年第一场最受瞩目的电竞大赛,继IG在韩国夺冠后又一次刷屏90后的朋友圈。

  众所周知的是,电竞作为一个新业态,正由小众逐步走向大众视野;鲜为人知的是,一场城市之间关于新业态和新经济的争夺赛正悄悄拉开帷幕。

  电竞是不是一个被高估的行业?电竞运动有没有可能成为中国领先世界体坛的一次机会?电竞如何清洗“网络沉迷”的“原罪”?又如何破解发展中面临的困境?“头部”公司集中的广东何以“墙内开花墙外香”?广东在这一领域是否还有机会?记者摸进这一新兴行业,为广大读者来一次“科普”……

  比赛现场:另一个次元

  来自腾讯公司的数据显示:电竞用户规模则从2017年的1.7亿增加至2.5亿。仅仅英雄联盟和王者荣耀两款电竞游戏,职业联赛2017年全年观看人次达到了令人震惊的103亿人次。

  尽管数量庞大,但对于没有打过相关网游的人而言,最近发生在上海东方体育中心那一幕——各种花哨的装备、令人眼花缭乱的招数,各种夹杂英文专业术语的解说,令人无法和人们心目中传统的关羽、貂蝉、孙膑、墨子(王者荣耀游戏中玩家可以选择扮演的角色)等挂上钩,倒像是发生在“另一次元”的热闹。

  不管60/70后家长们能不能理解,90后的世界就是这样,他们的喜好与生活方式,使得电竞已成为“存在即合理”而且似乎不可阻挡的新型业态。2018年,电竞这种基于游戏但又试图超越泛娱乐化的电子游戏的产业,正面临一个前所未有的“大爆发”。

  市场空间:遐想无极限

  早在2003年,国家体育总局就宣布电竞是体育竞赛项目,但直到15年后的2018年,电竞才真正踏入主流体育赛事大门。其间的漫长角力难为外人道。

  但是,一经发力,就势不可当。近两年来,电子竞技行业正成为文化产业中的一支“生力军”。根据中国音像与数字出版协会游戏出版工作委员会、伽马数据(CNG中新游戏研究)、国际数据公司(IDC)发布的《2017年1-6月中国游戏产业报告》数据,2017年1-6月,电子竞技游戏市场实际销售收入达到359.9亿元,同比增长43.2%。这是什么概念?据了解,2017年全国游戏业收入2050亿元,这意味着,电竞半年的收入就占了游戏业全年收入的近五分之一!

  业内人士认为,电竞产业目前无疑是游戏业的一部分,却又比游戏业更有发展想象空间。在中国电竞运动短短十余年的发展历史中,在政策与资本的驱动下,产业化进程有了天翻地覆的变化。从最初暗无天日的网吧与追梦少年,发展至今日,已呈职业化、规范化、主流化的态势。常规赛事、专用的电竞装备和场馆、赛事转播相继出现,围绕电竞赛事、俱乐部、选手所辐射开来的上下游产业,已经形成了巨大的商业价值,也衍生出很多新的职业,如电竞职业选手、职业教练、赛事策划人、主播、经纪人等。

  记者在采访中发现,部分“头部公司”自觉对标的是美国NBA赛事和国际足联对世界杯的操作模式。无论从现场观赛人数还是在线观赛人数来看,电竞在未来并不会亚于传统体育赛事。有分析认为,电竞有与赛事相关的如门票收入、赞助收入、场馆衍生收入及赛事直播转播版权收入,也有与俱乐部和队员相关的经纪运作业务,还可以带来代言收入、直播平台签约收入等,更有传统体育项目不具备的电竞内容相关的业务和收入,如游戏直播、解说、电竞内容制作,以及由此带来的打赏收入、付费收入等。

  从2017年开始,几乎各行各业都瞄准新业态在发力,如中国传媒大学和上海体育学院陆续开设了电竞解说专业。上海体育学院院长杜友君透露,播音与主持艺术(电竞解说方向)计划按明星制培养电竞解说明星,让经纪公司来包装。如每年选拔5人,学生、经纪公司、学校签三方协议,电竞解说年收入超过百万元,学院按比例抽成……前央视足球解说员段暄公开宣称:“电竞解说的收入可能是我做传统体育解说时的100倍。”

  如此看来,电竞专业的市场空间不容小觑。

电竞产业发展空间不容小觑 众城争抢谁是“王者”

  城市之争:谁是“王者”?

  正因为电竞与其衍生出的游戏设计、软硬件生产、售卖、电竞解说、直播等行业,一起形成一块异常丰厚的“蛋糕”,国内各个城市也开始精准发力,纷纷出台各种优惠政策,期待游戏公司、顶级赛事以及各大俱乐部可以落户。

  目前,国内城市上海无疑是当之无愧的“电竞之都”,拥有国内80%以上的电竞公司、俱乐部和明星资源。每年有超过41%的电竞赛事在上海举办。该市体育局2018年12月发布了关于印发《建设国际体育赛事之都三年行动计划(2018—2020年)》(以下简称行动计划)的通知,里面一大段提及电竞,提出要将上海打造成为国内外顶级电竞赛事举办的首选城市之一。电竞生态圈最为成熟的上海尚且如此努力,其他城市更是给钱、给地、给政策,追慕之心昭然若揭:

  如作为手游“王者荣耀”的“发源地”,成都一马当先,是继上海之后,国内电子竞技产业最为集中的城市。这里不仅是“王者荣耀”联赛的西部主场,2019年1月4至6日,成都还迎来了开年第一个重要电竞赛事:2018全国电子竞技公开赛总决赛,连续多年举办全国性赛事,无疑进一步奠定其新兴的电竞产业高地的地位。

  再如杭州市下城区,就提出以电竞数娱小镇为核心,“打造100万平方米的电子竞技产业发展平台,集聚一千家以上的电竞核心产业链企业及机构,吸引一万名以上电竞创新人才,引进和培育10家以上国际国内知名电竞俱乐部,组织举办1000场次各类电竞赛事,接待游客200万人次”。围绕这些目标,该区政府专门设立促进电竞数娱小镇产业发展专项资金一亿元,还对经核准的入驻小镇的电竞数娱初创型企业,给予办公用房租金补贴、人才租房补贴、研发创新补助奖励、电竞场馆建设及运营补助、俱乐部参赛奖励(每获得一个世界赛事冠军奖励50万元)等五花八门的奖补措施。

  如果这个还不算夸张,《西安曲江新区关于支持电竞游戏产业发展的若干政策》则直接写明:顶级国际职业赛事,奖励金额不超过200万元;对完成认定备案的企业,逐年分批给予连续三年企业所缴纳增值税、企业所得税市级留成部分奖励,年奖励金额不超过1亿元!据了解,该区将全面推进建设超30万平方米的电竞游戏国际社区,还要建设3个可容纳12.2万人的电子竞技和体育科技馆。

  反观作为市场规模占全国游戏产业四分之三的广东省,在这一轮“电竞之都”的竞争中,暂时还未见什么“反杀”绝招,有些明星俱乐部还走出广东投奔上海,让人嗅出一点“墙内开花墙外香”的意味。最近,相关部门也开始高度关注,带队前往上海取经,并与腾讯电竞团队多次磋商,希望腾讯能在“大本营”所在的粤港澳大湾区,引入具有国际影响的赛事,腾讯也对此表示兴趣浓厚。

  广东省电子竞技运动协会秘书长罗觉慧认为,上海定位为“全球电竞之都”的地位已难以撼动,但广州可定位为“亚洲电竞中心”。在产业基础上,深圳无疑更成熟,但在产业政策引导、人才教育培训等方面,广州则更有发展空间和潜力。

  相关数据显示,2017年起准备申报电竞专业的院校,不完全统计就已经占高职院校总数的30%,超过400所高校招生规模约为4万人,但是在广东相关的电竞教育机构和开设相关专业的高校也还屈指可数。

  业内人士认为,如果广东想在电竞行业“后来居上”,除了人才培育、场地配合、氛围营造之外,在配套政策方面,还是大有可为空间。

  相关话题

  泛娱乐还是电子竞技?

  即使在雅加达亚运会上,电竞第一次作为表演赛出现,中国队摘得两金一银的荣耀;随后的东南亚运动会,电竞正式作为比赛项目,但要洗刷传统世界“玩物丧志”的恶名,似乎还有漫长的道路要走。

  在广东省电子竞技运动协会秘书长罗觉慧看来,电竞只有摆脱泛娱乐化、游戏化的底色,更加强调体育竞技元素,走体育化、大众化的道路,才能更健康长远发展。具体而言,就是借助电子科技力量多元发展,而不仅仅停留在“网游”、“手游”阶段。比如,未来建立在5G网络基础上的各种VR运动,才是业界更希望看到的“电竞”比赛项目,而不仅仅是坐在那里用手指打游戏。她向记者举例——目前,以电子赛车、电子赛马、无人机竞速这几个项目为例,这些电竞项目更强调头、眼、手、腿的配合,全身都要动起来,加上浸入式的场景体验感,和传统真实的赛车、赛马运动很近似,而且对运动员而言更安全。“这些才是电竞行业更应该发展的方向”。

Copyright © 2013 关键词凯发真人国际娱乐-凯发真人娱乐-凯发最新网址 All Rights Reserved